L

🐻🍯 Cheese please & Have a good time 🐰🍓

時祟【01】

一點一滴,累積的不只回憶,還有最愛的你的樣子♡

Reila:

時祟【01】



by Reila



金鍾仁 x 邊伯賢





××××××××××××



  ──上班族大叔與高中生少年的同居生活。
  ──超過十年的相處,相差十歲的年紀,被時光作祟的愛情,時祟。



××××××××××××





  「呀,臭小子,我在公司累得要命,下班還要趕來學校收拾你的爛攤子啊。」

  走出便利商店門口便熟練地單手握住剛結完帳的罐裝啤酒、用指頭勾起拉環,白色泡沫立刻從容器裡頭溢出表面,一身正裝上班族打扮的男人完全不顧路人眼光趕緊將啤酒湊近自己唇邊、大口大口地往嘴裡灌,啊──果然還是冰鎮過的啤酒最棒,真想來盤下酒菜。


  ──啤酒有那麼好喝嗎?
  這是來自一位十七歲的少年心聲。

  他其實不太記得這位大他十歲的男人從什麼時候養成喝啤酒的習慣,或許是從一般職員升上經理的那陣子開始吧。


  站在一旁身穿高中制服的少年看著男人笑得滿足的側臉後低下頭、眼神直盯著躺在自己手中塑膠袋裡的另一罐啤酒,小心翼翼地把手伸進裡面打算趁男人不注意時將它拿出來偷嚐幾口。

  儘管少年試圖降低肌膚與塑膠袋摩擦產生的聲音,還是被男人給聽見了。

  「……金鍾仁,放下。」
  「嘖。」

  雙方為此對看僵持幾分鐘,在男人的注視下少年只能把啤酒重新放回塑膠袋裡,改拿出氣泡飲料。

  「小鬼頭學大人喝什麼啤酒。」
  「大叔真的很囉嗦欸。」
  「我不也才大你十歲,都說要叫我哥了!」
  「邊伯賢吵死了。」

  大人怎麼都這麼囉嗦。

  知道邊伯賢又要開啟嘮叨模式,金鍾仁轉過身,手裡拿的氣泡飲料還尚未打開,不顧對方的呼喊、頭也不回直接往家的方向邁開腳步。





  「所以說,為什麼又打架了?」
  「他們說我是沒人要的。」

  少年回應的語氣平淡到不行,卻字字刺在詢問者的心頭上,邊伯賢原先還晃盪著鞦韆的動作因為金鍾仁的一句話而打住。也是呢,似乎每次校方通知自己到校的原因八九不離十都是金鍾仁被同學挑釁而揍傷對方。

  金鍾仁瞇起右眼,抬起纏著繃帶的右手移至左眼前方對好焦距、把擠壓到極限的飲料鋁罐往公園遠處的垃圾桶投擲,匡啷一聲,完美得分。


  明明是家長應該出席的家長會,班上只有金鍾仁的父母沒到現場,來的人是邊伯賢,站在一群中年家長之中更加凸顯邊伯賢的存在。


  金鍾仁在五歲時由於父母車禍雙亡而被送進邊伯賢奶奶開的孤兒院。和同齡的孩童相比,金鍾仁倒是出奇地安靜也不愛玩耍,久而久之,他也就習慣一個人在角落待著。

  『我回來啦,鍾仁。』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小孩抬起頭、看見的是邊伯賢笑成方形的嘴。

  其實金鍾仁很羨慕邊伯賢有疼愛他的奶奶以及父母,比自己大上十歲的邊伯賢,不管是大人還是小孩,是大家都很喜歡的小哥哥。

  『啵啵虎,陪鍾仁玩。』伸出肉呼呼的小手扯住少年的制服褲角,在孤兒院無聊大半天的金鍾仁現在只想要邊伯賢和自己玩。

  少年並沒有正面回應小孩的要求,反而又開始每天例行的發音教學。

  『邊伯賢,跟我唸一遍,邊、伯、賢。』
  『邊…伯…伯──啵啵虎。』

  眼看小孩挫敗地扁起嘴,邊伯賢明白他即將要鬧脾氣,趕緊安撫般地伸出手揉了揉小孩柔軟的黑髮、一邊說著我們鍾仁最棒了,小孩才肯對他露出笑容。

  唉,誰教他忍不住想捉弄一下金鍾仁,小孩子就是要拿來逗的嘛。

  啵啵虎,老實說他滿喜歡這個稱呼的,一般比自己小的孩子通常是稱自己為伯賢哥或是哥哥,唯獨金鍾仁堅持要喊全名,然而無法正確矯正的唸法造就啵啵虎的綽號產生。



  「啊──真想念你口齒不清地喊著啵啵虎。」
  「啵啵虎。」
  「怎麼越長大越不可愛了你。」

  「啵。」

  邊伯賢才正要轉過臉朝坐在左邊鞦韆的金鍾仁露出嫌棄的表情,卻感受到有股柔軟的觸感貼上自己左臉頰,對方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邊伯賢立刻用手遮住臉,睜大著雙眼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等等,剛才他是被金鍾仁親嗎?聲音也太清楚了吧。

  「啵、啵虎。」

  金鍾仁一臉痞樣衝著邊伯賢勾起嘴角,手指同時指向自己的臉,這個小臭流氓,以為他聽不懂意思啊。



  「自從進入孤兒院後,我一直都是沒人要的。」
  「也不知道是誰每次都故意躲起來,不讓人領養的。」

  「啊,原來大叔已經知道事實啦?」
  「哼。」

  提起這件往事就讓邊伯賢頭痛,他什麼都能忘記,偏偏忘不掉有一段日子總是在回到家後幫忙尋找金鍾仁的記憶,那期間實在是太折騰自家奶奶和自己,平時不怎麼鬧騰的小孩怎麼會突然之間變成熊孩子呢。


  『這孩子又躲去哪了……』

  果然每到這時候總是會看不見金鍾仁的影子。


  奶奶開的孤兒院好不容易盼到一對夫妻確認要領養孩童,希望能領養那位看起來很安靜、總是獨自一人待在角落玩耍的孩子。

  符合條件的沒有別人,只有金鍾仁。


  『還是找不到……』邊伯賢才剛從學校趕回家,甚至連書包都來不及卸下又開始例行尋找金鍾仁的任務。
  『不好意思啊,那孩子生性比較害羞──』奶奶只能彎著腰、不停向前來好幾次卻總是撲空的夫妻倆道歉。
  『沒事、沒事!我們明天再過來,我和內人是真的喜歡那孩子,希望有機會能和他相處、多了解他一點。』


  到底是哪來的毅力,至少持續半個月了吧,那對夫妻老是遇不到金鍾仁,奶奶也詢問過要不要領養其他的同齡兒童,對方卻堅持只要金鍾仁,他都不知道金鍾仁這熊孩子何時變得這麼招人喜愛。

  現在他累了、也不打算繼續找金鍾仁,反正晚餐時間一到,那位愛和大人玩捉迷藏的熊孩子便會自動出現。

  邊伯賢走上二樓的自己房間時發現門是半開啟的狀態,記得早上離開房間都會順勢把門關上的──放輕腳步移動到門邊,透過縫隙往裡頭看去,房內的單人床上有一小團用被單包裹住的隆起物體。

  裡頭的東西肯定是活的,並且非常有規律的上下起伏著。



  「躲在棉被裡睡著的事情也只有你能做出來了吧。」
  「我怎麼不記得還有這段啊。」
  「你都睡死了怎麼可能會有印象。」


  ──那你肯定不知道後來我是用炸雞的香味把你叫醒的。









××××××××××××


小太陽白白生日快樂!
選在這天把這篇弄成正文啦。

2016/05/06 Friday






 



评论
热度 ( 11 )
  1. LReila 转载了此文字
    一點一滴,累積的不只回憶,還有最愛的你的樣子♡

© L | Powered by LOFTER